暮琴冬梅

怎麼做才能讓人生變得有趣些。

【彷如昨夜】圭海圭(3)

最近太忙了,都要忘了這個坑...

趕緊把之前碼的字端上來


03

走廊到處堆積了坍塌的牆磚瓦礫,各種方向偶爾也傳來新的爆炸聲,這裡莫名其妙就成了戰場,而永井圭生平最痛恨這種不平靜、到處充滿危機的情況。

一路上圭都沒遇見什麼機關人員,就算有也都倉皇逃命而去,在這種事後每個人都是保命要緊。不久,圭終於來到關著海斗的房間,他被綑綁在房間中央的椅子上無法動彈,現在尚無意識,以身上新增加的傷口來看,那些人似乎亦對他做了不人道的事,但因不確定他是否為亞人,無法做得太過火。


圭趕緊將海斗身上的繩索解開,並搖晃對方的身體。

「海!海!快醒醒!」晃了兩下,對方毫無動靜,...

【彷如昨夜】圭海圭(02)

亞人是一種不會死亡的人類。

準確些說來,亞人是能夠在死去後再次重生的人類。

因此,亞人擁有一般正常人類都不可能有的體驗,那就是「完全復甦」。


要問復活是個什麼樣的感受?

感動?喜悅?安心?慶幸?

若你的腦中浮現了這些詞語,那麼你真的必須由衷感謝自己是生活在一個多麼美麗安好的世界。


在那樣的世界中,那種例外被稱作奇蹟。

而在永井圭的世界中,這是被凌遲虐待的藉口。


多年以後,若是問起永井圭這一天的復活經驗,他絕對會狠狠瞪回去並且不發一語。


貪婪地想要將空氣統統吸入肺中,卻因過於急促而暈眩。

大口大口地喘氣,如同即將溺斃的性命拚...

【彷如昨夜】圭海圭(01)

不要臉的開新坑

某層面說來算是對原作的改編吧(劇情推進的方面)

我很盡量的不OOC了

雖然可能有些地方還是有點不契合,但我都把他理解成「圭意識到必須賭上性命以外的所有東西來對待海斗」,所以沒問題www


「千萬不要為我冒險。」

「嗯。」


永井圭最常掛在嘴邊的話語,海斗卻總是僅勾著淡然微笑如此回應。

面對這種情況讓圭無可奈何,雖然表面冷靜沉著,實則內心焦急。

他害怕海斗會為他擔上過多荒謬且沒有道理的風險、會義無反顧地為他挺身而出,明明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值得他人給予關切或擔憂的人。看起來他好像過於自戀,自認為別人會為他付出一切,可事實上...

【重逢/別離】チョロトド(06)

那位先生竟然中午時間出現在這裡??以前都是晚上才來的呀?

沒來得及逃開,他看見我後怒氣沖沖踱步而來。


「你今天為什麼掛我電話?」

「哦,沒什麼。」

「就是有什麼才掛我電話的吧?」他挑起好看的眉,逼問著。

「對不起啦,以後不會掛你電話的。」因為我根本不會接。

「知道反省就好。」

「嘖嘖,你看看你本性難改。」我直搖頭嘆氣。

「我怎麼了?」他的聲音似乎提高了調。

「我說,你現在的態度啊。」我斜眼。

「那是因為現在這個情況。」他雙手交叉放在胸前,癟起嘴,擺出絕不讓步的表情。


看來他很重視這種關乎禮貌的事。好吧,我承認在別人講話時直接將對方的話語阻斷是我不對,而且他說不定真...

【重逢/別離】チョロトド(05)

「你做的很好了。」

這句輕柔的話語在松野輕松的腦中炸開。

這句他期望已久的話語。

只對他說的話語。


毫無預警地,淚水就這麼落下來。


輕松趕緊抬起袖子胡亂擦拭,害怕這種醜態被對方看見,但沒想到他已經睡著了。實在是千鈞一髮……時機正好得令人發顫。


謝謝你。

謝謝你還願意對我說這樣的話。

輕松將手撫上對方的臉頰,看著他的睡顏,莫名的安心感與憐惜浮上心頭。他將他抱起,如同抱著易碎的藝術品般輕柔緩慢,走進臥室放至床上,然後輕輕地、愛惜地,一遍遍順著他的髮。

在這裡的人是你,真是太好了。


一覺醒來,松野椴松...

【歸處(上)】釜山行

*文中私設堆疊成山,慎入

*其實就只是想寫個電影的外傳這樣

*可能有點OOC,但個人覺得應該還好,畢竟他們經歷了那麼多


=======時間線位於事發十年後======


「姊姊早~」帶著天真可愛笑容的瑞妍衝著我笑,嘴巴咧的大大的,我看著陽光從她身後照來,她的身上閃閃發光,這個早晨充滿了朝氣,似乎一切都溢滿了希望。

「早啊,瑞妍。」我微笑摸著她的頭,柔聲問著,「阿姨去哪兒啦?」

「媽媽好早就出門去了,只留了張便條在桌上。」不難發現她的神情在一瞬間黯淡了下來。

對於這個世界她雖還僅是個幼小、不經堪折的生物,但在她出生前後那撼動全國的事件,...

【重逢/別離】チョロトド(04)

啊啊……我真的受夠了!我感到自己像個傻子被耍著玩。


話說回來,連我都記得有他這個糟糕的哥哥,他應該也認得出我和他是有血緣關係的吧?應該說以我們倆的相似度,若沒有這種想法那簡直是天字第一號大笨蛋。

幸好打工的排班是不固定的,每星期都會依照各個員工有空閒的時間作調整。我自然不會笨到和那位先生說我每個星期的排班時段不一樣。


接下來幾天,總算是回到了生活正軌。


請容我再次自我介紹。

我松野椴松今年21歲,是個極其普通的平凡大學生。讀書、玩耍、打屁是我生活的基本內容。

啊,找女朋友是目前最重要的一項。


沒有再見他來店裡,不過同時段的小姐姐還是十分有毅...

【重逢/別離】チョロトド(03)

結果我喝了一瓶半。

那多出來的半杯是由於我實在認為他就算喝得下可能也快醉了。


「你酒量未免也太差了,那酒精濃度5%都不到啊。」

今天我的打工時數雖然完成了,可實際上我壓根沒做任何工作,全部的時間都花在這個現在意識不清晰、走路走不了一直線的男人身上。好在店長聽完事故原委後沒有意見也沒有追究。這倒是有些出人意料,不過以店長那討好客人至上的經營哲理似乎也十分說得過去。

「你說誰酒量差?我現在好的很,精神全來了完全是可以繼續工作的狀態……!」他全身上下散發的氣息皆讓這句話顯得毫無說服力。

「你還沒下班就跑出來亂晃還喝酒?」看上去一副乖寶寶模樣的他,沒想到也會做這種偷溜出公司閒晃的事。...

【重逢/別離】チョロトド(02)

02

我曾有個哥哥。

但對於他的記憶所剩無幾,就如同褪了色的老舊相片,看也看不清。


回到外宿的住處後,我直接撲上床將臉埋進枕頭。

心情簡直不能更差了。

「話說他的性格也太爛了吧?雖然我的確有錯在先,但有必要這麼小題大作嗎?」我的聲音悶在枕頭裡,越回想越感到不快,忍不住在床上踢起了腳,「啊啊啊,真是太糟糕了!」

「你怎麼啦,一回來就發瘋。」我的那位白癡室友坐在桌前玩著電玩,頭也沒抬地問。

我回頭看著他沉浸在遊戲中,跟怪物對打時嘴裡還一直”嗚、啊、喔”地亂吼亂叫。支起身,我改變姿勢盤腿坐著,「啊啊,沒錯你就是罪魁禍首!要不是你我怎麼會那麼悲慘!」我抱頭跟著他亂叫而且故...

【告‧白】おそカラトド(釣魚組)

*短打練習,不明所以的產物

*126修羅場

*椴松第一人稱

*黑暗向,死亡表現有,請各位注意以免觸雷

*算是意識流(?


00

小松哥哥遲到了。


01

你總是心不在焉。


我親吻著你,卻得不到回應。

但是,你只需成為你自己便好。

我的心意什麼的,都不需要在意喲。


02

吶,今天是第幾天你晚歸了呢?


我滿臉笑容地走到玄關迎接你,你張開雙手讓我擁抱。

我們隔著衣物的身體之間溫度是炙熱的,但是心卻是凍結的。

我曾自認為十分了解你,你的一顰一笑、呼吸甚至是心跳,都曾靠得那...

1 / 2

© 暮琴冬梅 | Powered by LOFTER